歡迎光臨E逸家網!
E逸家網 > 美文  > 正文

媽媽在打病毒“怪獸”

(來源:網站編輯 2020-07-02 09:28)

  外面有很多病毒,病毒就是一種怪獸,媽媽在外面打怪獸
  其實很慚愧,我做護士13年,之前一直都不知道武漢還有一個金銀潭醫院,我只知道它的另一個名字——武漢市醫療救治中心,知道它專收傳染病患者。要是沒有新型冠狀病毒,我可能一輩子也不會來金銀潭醫院,更不會和它產生這么深的聯系。
  我是在臘月二十九早上到的武漢市金銀潭醫院。前一天晚上,我下班后還沒回家,突然接到主任的通知,說包括我在內的8個護士被選中去支援金銀潭醫院。我們都很蒙,但心里還是生出了一些使命感。我想到了兒子,他今年才7歲,正是三觀形成的時候,我希望自己能給他做一個榜樣。他可能不懂得我在做什么,但他明白,“媽媽在做正確的事情”。
  在來到金銀潭之前,我沒有想到武漢肺炎的情況已經這么嚴重。我被分在北7病區,在醫院北邊的第7層樓。它原本是一個結核病區,但現在整個金銀潭收治的都是新冠肺炎患者,所以也就沒有科室之分,而是利用方位和樓層來劃分病區。37個病人當中,有4個上了呼吸機,2個在用高流量吸氧。自從我來到這,我們病區幾乎每天都有大搶救和小搶救。小搶救就是用一些措施來緩解病人的呼吸癥狀,比如用呼吸類的藥物、放高流量的氧氣,或者調整呼吸機的參數,需要很多人一起協作;大搶救的話,要插管,幾乎全部的醫護都要一起上了。
  有時候病人的病情確實超過了我們的能力范圍,我們只能做一些急救措施,剩下的還是要靠病人自己,這時候我就會感覺非常無力。有時候我看病人的樣子,他除了有些喘之外,完全就是一個正常人,但他可能突然就發病了,嘴唇憋得青紫,指甲也是一樣。這時我就會想,我是不是救不了他了?很多病人在搶救之后也會跟護士說,剛才喘不上氣時,以為自己可能就這么死掉了。我想醫學還是要發展,才能更多地解決人類的痛苦。不過到目前為止,我的病區還沒有一例死亡的病例,也算一件高興事。金銀潭收治的都是其他醫院的確診病例,這幾天醫院每晚都會轉入幾十個病人,這說明外面受感染的群體可能在不斷擴大。
  這一段時間,我看到很多醫院都在網上發物資緊缺的求救通知,金銀潭是“災區中的災區”,收治的病人最重最多,所以各方支援的人也很多。我們雖然物資還夠,但我心里一直也沒底。有一次,我上樓的時候正好遇到領物資回來的老師,我看他領了很多口罩和防護服,就問他:“我們現在的物資還是挺豐富的吧?我看到我們醫院在到處求救?!彼匚遥骸斑@不一定,能不能支撐一個星期,真不好說?!?
  我們都非常節省,穿防護服特別悶、特別累,哪怕穿著什么也不干,都會喘不上來氣。我們每天工作七八個小時,為了解決這個問題,我們4小時輪換一次,4個小時在病房里面照顧病人,4個小時在外圍工作。這樣一天下來,只用一套防護服。昨天我穿著防護服在病房里一口氣待了7個小時,出來的時候,整個人都是昏的,腦袋發木。還有一個節約防護服的辦法,我們進病房之前都會先上廁所,工作中基本不喝水,否則出來又要換一套防護服,這太浪費了,實在心疼。昨天,醫院護理部的主任來給我們送物資,包括一些預防性的藥物。這些藥物也是院長自己通過某些渠道找來的,就這么一點,都給我們送來了。主任說:“你們在第一線,接觸的都是重癥病人,一定要保護好自己?!蔽衣犃诵睦锾貏e難受。
  雖然大家都替我們自豪,說我們沖鋒陷陣,但我覺得受之有愧。我們因為在前線,防護也是最好的,反觀我們后方的同事,他們雖然沒有接觸這么多病人,但醫院里也有疑似患者,我有好多同事都倒下了。有時候他們給我打電話,我聽到他們喘氣的聲音,跟我的病人一樣,呼哧呼哧的,我猜測他們可能也得了這種肺炎,但誰也不提這個事情。他們沒有試劑盒,不能確診,只能自己隔離用藥。
  我們醫院連N95口罩都很少,現在一個科室才幾十個。今天主任來送物資的時候,我們支援團隊有個護士說:“主任,我這里有兩個N95口罩,你帶回去好不好?”我當時差點就哭出來:“兩個口罩拿回去能干嗎呢?”前幾天總理來看望我們,走之前說:“今晚一定要把物資給你們送過來!”這真的讓我看到了光。有一個護士激動得不行,眼淚都流出來了。
  這兩天,我覺得病人病情有的在好轉。這讓我們覺得有了希望。有一個病人,剛入院時,他反復發燒,呼吸衰竭很嚴重,還經歷過2次搶救。他年輕,只有30多歲,入院幾天還不見好,情緒很低落,也不怎么說話。后來治療慢慢有了效果,我能感覺到,他的心理狀態在慢慢變好。原來我給他用藥的時候,他只是答應一聲,現在就會主動和我聊天:“護士,現在幾點了???”“你們今天什么班???”“今天初幾???你們怎么還沒回家過年?真的辛苦你們啦?!?
  隔離病房不允許有陪護家屬,所以病人全部的治療和護理都是我們完成的。病人和我們關系都很好,也很配合,他們也知道我們很辛苦,經常囑咐我們注意休息。有些輕癥的患者,除了打針之外,基本不需要護士護理。生活質量是比較高的,有時還會主動過來給我們幫忙,比如推治療車。我印象最深刻的病人是一個老爺子,他身體狀態不是很好,走路顫顫巍巍的,大小便不能自理。昨天,趁我們不在,他想自己下床去上廁所。隔壁床有一個40多歲的大哥,狀況并不好,自己也是需要天天吸氧的,看到他這樣,就趕緊攙著他去了。我們看到這一幕特別感動,但是還是善意地批評了一下老爺子,讓他再想去廁所一定和我們說。他說:“你們太辛苦了,每天跑來跑去的,我真的不想麻煩你們?!彼敃r因為去廁所,已經喘不上氣了,張著嘴大口地呼吸,就這一句話,他用了大概一分鐘?!拔疫€是做得不夠啊,才讓他這么辛苦?!蔽抑苯泳涂蕹鰜砹?。
  除夕夜,我跟兒子開了視頻電話。他才7歲,不太懂外面發生了什么,為什么自己不能出去玩。他喜歡玩游戲,我就告訴他,外面有很多病毒,病毒就是一種怪獸,媽媽在外面打怪獸。然后他說:“媽媽,我要去你那里,跟你一起去打怪獸?!蔽艺f:“你又不像媽媽有防護服,有各種裝備,怎么打怪獸呢?等你長大一點才行?!彼凸怨月犜捔?。
 ?。T小萍為化名,薦自微信公眾號)
 ?。ň庉?張金余)

版權保護: 轉載本文請保留鏈接: meiwen/520.html

網站主人soyouso
理工男,無聊上班族。閑著沒事喜歡研究代碼,閱讀中醫古籍,在家看電影大片。線上購物,線下取快遞,資深宅男的生活簡單如此。
  • 最新文章

    熱門文章

    蚂蚁微客新手怎么赚钱 云南11选5智能选号 网页游戏赚pc蛋蛋 双色球专家计划 乐彩网湖南快乐十分 怎么在网上买山西11选5 贵州11选5前3直选遗漏 超神pk10计划破解版 中国福彩app官方下载 香港三中三公式规律算法 宁夏11选五电子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