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光臨E逸家網!
E逸家網 > 美文  > 正文

致曾經的信以為真

(來源:網站編輯 2020-09-17 09:06)


  韓十三,“80后”作家、“火星小說”簽約作者,著有長篇小說《薔薇花墅16號》《寂寞笙歌涼》《夜泣》《左安的世界》《青鳥飛魚》,短篇小說集《你在我的心里過期居留》《微光森林》等。
  2020年3月,我在微信朋友圈看到好友“調色男巫”發的一段話,他說:“周杰倫唱歌越來越清楚,而‘80后’的青春越來越模糊?!蔽冶阃蝗幌肫鹱约旱母咧袝r代了。
  那時候,窗外嘰嘰喳喳叫個不停的麻雀,總喜歡在暴雨的屋檐下多嘴,而周杰倫也才剛剛開始練習《雙節棍》;那時候,有一個叫OICQ的聊天軟件,世界上還殘存著一種叫“筆友”的朋友;那時候,跟班上其他同學的煩心事不同,我所糾結的不是謝霆鋒和周杰倫到底誰帥、誰有才,而是自己那遲遲不愿生長的身高。
  我冒著被比我還矮半頭的教導主任罰到食堂洗碗的危險,蓄了謝霆鋒的同款長發,每天用袋裝飄柔洗發水洗兩次頭發,卻總覺得自己跟所謂的校草之間,還差一雙內增高鞋墊的距離。所以,我只能把一張用蝴蝶標本做成的心形裁剪畫,偷偷藏進黑漆漆的桌洞里,直到高中畢業,也沒敢送給心儀的女孩。
  北方的小城夏天是少雨的,但夏雨總是下得滂沱。
  晚自習放學后的男生集體宿舍沒有秘密,所以我只能在人去樓空的教學樓拐角處,借著樓道里忽明忽暗的燈光,用剛剛削過2B鉛筆的小刀,給自己削一雙內增高鞋墊。我選的原料,是那時候在女孩子當中特別流行的波鞋,那種鞋底子厚,而且很柔軟,特別適合做鞋墊。我用來削鞋墊的那雙波鞋,是我每天只吃饅頭咸菜,省下一個星期的飯錢,到學校附近的小商品街偷偷買來的。彼時,那條街上,除了零零星星的幾家服裝店,大多數是一家家小食店。
  現在想想,小食店里的飯菜其實也未必好吃,真正吸引我們的,不過是每家小食店里必備的影碟機罷了。那時候,小食店的影碟機里總是循環播放《飛天舞》《星愿》《古惑仔》這幾部電影。
  我手腳并用,費了十幾分鐘的工夫,才削好一只鞋墊,就聽到了走廊上窸窸窣窣的聲音。我抬手看了看手腕上一按就會報時的電子表,9點40分,離教導主任來清樓還有一段時間,便躡手躡腳地爬了幾級樓梯,貼在墻角探頭去看。然后,我便看見了我們班那個被大家叫作“面魚”的男生,他對面亭亭玉立站著的正是我心儀已久的女神A。彼時,面魚正把一朵不知道從哪里搞來的玫瑰花遞到她面前,好在,遲疑良久的A最終沒有接受。面魚無奈,只得故作瀟灑地推開了走廊的窗子,把玫瑰花丟進了大雨里。手握削筆刀的我心里惴惴不安,有三分竊喜七分隱憂。我欣喜的是,面魚的個子比我還要矮一些;擔憂的是,他腰間掛著一部摩托羅拉的BP機,且還是漢顯的,而我呢,只有一塊會報時的電子表。
  把玫瑰丟進了雨中的男孩故作深沉地長嘆了一口氣,不經意間抬頭朝我這邊看時,我連忙縮回了陰影里。我坐在最后一級樓梯上,加快了手上的動作。
  我就那樣咯吱咯吱地削著鞋墊,窗外就那樣嘩啦嘩啦地下著大雨。
  等我終于成功地將兩只增高鞋墊塞進運動鞋里,抱著用鞋帶系在一起、掛在脖子上的破洞粉紅色波鞋猛親一通的時候,剛剛婉言拒絕了面魚的女神A便出現在我眼前。她手里拿著一把粉紅色的折疊傘,跟我垂在胸口的破洞波鞋看起來很搭配。她的眼睛是雙眼皮,本來就很大,看到我親吻鞋子的動作后變得更大更水靈,然后她的鼻子和眉毛皺在了一起。
  “噫——”
  這是她當時拖了長長尾音的語氣詞。
  我想我本該解釋的,可我逃走了。
  穿著墊了增高鞋墊的運動鞋,脖子上掛著一雙蕩來蕩去的粉紅色波鞋,在教學樓門口,把穿著雨衣的教導主任撞了一個趔趄后,我沖進了那場再也沒法把自己洗干凈的大雨里。
  “你是哪個班的?站??!”
  從泥水里站起身來的教導主任沖著我的背影大喊。
  我下意識地停住了腳步。
  “轉過身來,班級,名字!”
  “原來他沒有認出我,不知道我是哪個班的……”我的腦子飛快地轉著,教導主任的腳步越來越近。在他即將抓到我的前一秒,我再次撒丫子狂奔,而且一邊跑一邊對著身后大喊:“我叫面魚,有本事來抓我!”
  我知道患有哮喘的教導主任跑不過我,何況,我那兩條大長腿剛剛增加了3厘米。
  我迂回著,氣喘吁吁地跑進即將關門的宿舍樓后,躲在廁所隔間里喘了半個小時的粗氣?,F在想起來,我最恨的人應該是馬云。如果他早成功20年,我肯定會在網上下單購買增高鞋墊,而且,收貨人還得寫化名。
  第二天大課間,面魚被抓到教學樓前的旗桿下罰站的時候,天已經晴了。據說,他對昨晚的所作所為閉口不談,教導主任便治了他一個“欺君之罪”。
  我趴在4樓的窗口,看著樓下被昨夜的狂風暴雨肢解了的玫瑰,輕輕哼唱:“如果一開始你愛上的人是我,只會掛著你念著你要你快樂?!?
  玫瑰花瓣被泥水封印在了磚縫里,變成了暗紅色,就像傷口愈合時結痂的血殼。
  我抬頭,偷偷看向對面樓層,我看見女神A正和閨密耳語著什么,兩個人還時不時地朝我的方向嗤笑著。
  那一刻,我覺得自己突然就不喜歡她了?;蛘?,我從來就沒有喜歡過她。
  我不知道到底是因為她說出了我的秘密,還是因為彼時彼刻正在“受難”的面魚。
  那雙自制增高鞋墊,我只穿了一天就扔掉了,我把它們埋在了音體樓西門外從左數第三棵白楊樹下,趁著月黑風高,就像是一個犯下了命案、毀尸滅跡的兇手。遺憾的是,20年光陰匆匆而過,我一直等著歲月的審判,將我遣返回那個令我惴惴不安的年代接受懲罰,而現實,終究讓我成了青春的漏網之魚。
  可喜可賀,從高中到大學,我的身高又長了10厘米,盡管身材仍算不上高大。
  事到如今,我依然記得面魚在旗桿下罰站時那張倔強的臉,以及他腰間那部沉默不語的漢顯BP機,卻對女神A的印象越來越模糊,甚至已經記不起她的全名。我只清楚地記得,每天做課間操時愛穿波鞋的她,從那天以后,再也沒穿過波鞋。
  3年前的校友會上,坐在另一桌的我,遠遠地看見了依然美麗出眾的她。彼時,她帶著一個七八歲的可愛女兒,依然是校友會上談論的焦點。而讓我微微有些難過的是,陪在她身邊的那個戴著黑框眼鏡、溫文儒雅的男子,并不是面魚。彼時的面魚,駕駛著一輛黃綠相間的出租車,滴酒不沾,年年被評為公司先進、模范司機。小城變化太快,我們很多在外地打拼的同學,回老家的第一件事,便是約上這位“活地圖”,讓他帶著自己去轉轉。
  聚會結束后,面魚自告奮勇載我回酒店。
  兩個人相對無言,坐在副駕駛座上的我只得沒話找話,打趣道:“面魚啊,你的BP機呢,還留著嗎?你可不知道,當時有多少人羨慕你!”
  已經有些發福的面魚撓了撓寸頭,嘿嘿笑道:“其實啊,那時候從來就沒人呼過我?!?
  靦腆如他,那時候,不知道他鼓起了多大的勇氣,才能將那朵帶刺的玫瑰,獻祭到青春面前。
  我住的酒店是新建的,就建在高中校門外那一家家小食店的原址上。窗外青年公園的工程還在進行,已近午夜,工程車輛全都熄火停在了路旁。站在酒店窗前的我,隱約看見了樓下幾臺大型背投電視,我知道,那些電視機原本是擺在小食店里的。在那一塊塊微微凸起的,永遠不會再亮起的屏幕中,封印著我們這一代人越來越模糊的青春。
  我坐回到床頭,從包里拿出高中同學錄,那里夾著一張畢業照。
  彼時,我站在最后一排靠左邊的位置,當然,站在那樣的位置,是必須踮著腳的。
  我看著照片中坐在最前排的教導主任呵呵傻笑。
  剛才的校友會上,已經升職為小城教育局副局長的他給我們這些小輩敬了一杯酒。
  他說:“來來來,敬曾經的信以為真!”
  他說完這句話的時候,我隱約看見面魚的眼角有淚。
  喝著可樂,最沒有資格哭的他,居然濕了雙眼!

版權保護: 轉載本文請保留鏈接: meiwen/2261.html

蚂蚁微客新手怎么赚钱 解3d预测 佳永配资 24码中特-精选24码 福彩东方6十1杀号 吉林11选5走势图表 河南快三开奖走势图 线上股票配资招商 app股票配资平台 云南十一选五推荐下期 甘肃体育彩票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