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光臨E逸家網!
E逸家網 > 美文  > 正文

明月對窗入書來

(來源:網站編輯 2020-09-14 09:14)

尚墨:山東萊蕪人,中國書法家協會理事,甘肅省書法家協會副主席,《詩詞家》雜志副主編,中華詩詞學會會員,甘肅省詩詞學會顧問,甘肅省敦煌文藝獎專家評委,甘肅省作家協會會員,蘭州大學書法研究所研究員,西北師范大學美術學院兼職教授,獲得首屆中國書壇中青年百強榜,中華詩詞創作獎優秀獎,首屆甘肅中青年“德藝雙馨”文藝工作者稱號,出版專著《秋水鏡心》《月浸本心》《墨跡詩心》《端拱冥心》詩詞書法集,詩詞作品被收入《中華詩詞文庫》《當代中華詩詞集成》。

  文人書法自宋元興起發展,至明清興盛自成體系,詩書畫印,托情言志,寄情山水,以物比德。文人書法,有著向內探求的奧妙,有著中國哲學中以生命體驗印證心性所在的精神感悟。向傳統回歸,并非一味摹古不變,首先應該是立足于現代,向傳統的人文境界回歸。它是對占據主流西方藝術教學體系的反思。在對中國書法進行大討論之后,書壇狂熱的標新立異、革新呼聲漸趨平復之時,這種回歸以一種貌不驚人的柔軟方式修補著一個世紀以來文化的某種斷層。而尚墨本人文人書法沿著這一文脈精神溯源,同樣擁有著中國傳統文化精神。

作品名:自作詩《詠王羲之其四》 作者:尚墨尺寸:46cm×68cm創作時間:庚子之春

作品名:楹聯 作者:尚墨 尺寸:68cm×138cm創作時間:己亥之夏

  書法家尚墨君祖籍山東濟南,少年時熏習于傳統翰墨之中,頗受熏陶。及至學習工作、成家立室,仍取經問道,不改癡情。倘遇志同道合之人,仍盡心相交,引為知己,常常相見恨晚。偶有同窗之聚,得觀其作,有立軸、扇面小品等不一而足,有望古邀賢之意,米芾淺游之趣。觀尚墨之書法,既蘊含文人之“清”且“?!?,又有境界之高遠。
  書法家尚墨君秉承古風,崇尚傳統,不隨時代流行之風,以“傳統”二字來取舍臧否,這正是他魂牽夢繞之尚趣。原來書法家尚墨的選擇完全出自一種文化本能,并非是在職業道路上深思熟慮的利弊考量,也有革新之想,為了單純的初心而如此熱愛傳統。這份選擇源自于融化在他血液中的對文化根源的追索和渴望。詩書于他,不僅僅是一種技藝,更是一種情懷,一種生活方式,一種長期以來對文化精神的向往不得和最終回歸。
  20世紀初以來,在中國文化領域,盛行以西方藝術系統來改造中國傳統藝術,中國藝壇面貌為之一新;同時也出現一些“文化守成”團體抵制西方影響。他們鉆研篆刻書畫,堅持中國傳統書法繪畫語言的純潔性,為保留中國文化精粹作出了很大貢獻,其中不乏藝術大家。新中國成立后,中國文化傳統中的文人書法、山水、花鳥,因為不能很好地表現“社會主義新現實”受到冷落,更在特殊時期被視為封建舊思想之糟粕。提到中國近現代書法的歷史,我們一定不會忘記上世紀末的書法大討論,至今余音未了的“筆墨之爭”“古今之爭”仍在影響著新一代書法家的藝術之路?;仡櫧?0年,在中國傳統藝術的革新和引進外來文化方面,我們走得勤勞而迅速,但在對傳統的傳承和發揚上卻行動緩慢。

作品名:自作詩《詠三清山》 作者:尚墨 尺寸:68cm×138cm
創作時間:庚子之春

  回歸中國書法的筆墨精神,是在生活中堅持理想,去實現自己的人生追求和人文之追求,是以赤子之心為自足點,尋找精神方面的歸宿。他筆下常以做詩入清澹山川,時而問于林泉,時而坐臥于丘壑,似有儒家仁德襟抱,道家太玄游心,佛家智慧禪機。能夠感受得到,他正在以身體力行的方式來探究人生的努力和生存的智慧,體驗大自然中的生命精神,探尋當代生活情趣、人文價值和思考的意義,以期在筆墨的干濕濃淡中生發出文化的智慧和修養,以草草逸筆勾勒出傳統人文精神生生不息的文化品行。
  尚墨之作并非黃鐘大呂,而是屬于文人書法范疇,屬于“超以象外,得其環中”這一品位。不可低估儒、道、禪對他潛移默化的影響,然而他又并非遠離現代時空,而是立足現代人的生活萬象,有感而發,以古喻今,以嬉笑諷喻的方式來抒寫自身的心胸情愫。在藝術語言上,又采取了與傳統主流文人書法的溫文爾雅之美相悖的方式,選擇了質樸奇拙之美,構成了真正意義上的“新文人書法”。隨著文人書法的興起和眾人的喜愛,近些年此類作品層出不窮。細讀尚墨作品,歸納為四點藝術特色。其一,古與今的矛盾統一。以今為基,以古為用。也可以說是借古寓今,化古為今。其二,莊與諧的矛盾統一。書法幽默是一種天性,但只有大徹大悟者,方能達到高級幽默,寓莊于諧。尚墨的作品無論是書法形式,還是作品內容皆含幽默之元素。其三,簡與繁的矛盾統一。所謂簡,是指章法簡樸、簡練、簡明;所謂繁,是指精神內涵豐富,書外有話,耐人尋味。尚墨既在構思上下功夫,又在用筆、章法上下功夫,達到筆簡形簡意不簡的境界。以簡馭繁,言簡意賅。其四,半行半楷,既有細節處的精致,又有寫意處的靈韻,洋洋灑灑,可謂得心應手,手到擒來。
  不可否認,以科技革命為發展動力的現代社會是西方哲學、科學體系孵化的產物,當我們把物質與技術搬到自己的土地,同時也引入了西方的強勢文化,在獲得發展和強大的同時,也逐漸失去在文化領域的話語權。歸根結底,世界是彩色的,地球上不能只存在某個強勢文明,當筆墨紙硯淪落為一種工具,僅僅用以表現西方精密科學透視孵化下的藝術,而失去了原有的文化內質時,未來我們在藝術上的文化自信和文化認同感又向何處去尋求?處于時代轉型中的中國,需要這種堅守文化的力量,我們期望在傳統文化深深積淀的土壤中,生長出與西方分庭抗禮的現代東方文明。這也是書法家尚墨所追求的境界。

版權保護: 轉載本文請保留鏈接: meiwen/2254.html

蚂蚁微客新手怎么赚钱 九娱乐平台下载app 下午买股票短线技巧 辽宁十一选五开奖结果爱彩乐 正规配资炒股平台 广东11先5走势图一定牛 福建31选7和36选7混合走势图 福彩3d走势 股票怎么看均线图 2019甘肃快三开奖结果 上海时时乐开奖号码走势图